Menu

好看的温情小说 野百合也有春天

  好看的温情小说 野百合也有秋季   站台上,穿流的人群接踵而来。她在寻觅顿时脱离她的一个佳耦,目光中含着依依不舍的泪。她的手里还捧着一束野百合。她知道,他喜欢野百合的冶艳和幽香。   “送给你的!还什么时候来啊!一路多珍重!”   “还会来的!”他从前微微吻着她的额头。心里对她的挂念在人命的旅程中固结成一缕青烟。   在这促分离的时刻。光阴倒回到那年的秋日。她是某都邑报社的记者,雪晴。毕业于某高校的新闻系。性情温柔,多才多艺,心地仁慈。是家中独一的女孩。在父母的眼里那就是“白雪公主”,在哥姐的心中,那就是“小燕子”。整天叽叽喳喳地说个不竭。回到家阿谁欢似劲,谁见了谁喜欢。她的睡房,总是放着一束美丽清馨的“野百合花。”大学毕业后,被一家报社录取,成为一个忙忙碌碌的记者。采访报道,报道采访。每天都是那样开开心心做着自身喜欢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雪晴结识了另一个都邑的估客霄光。这个在她人命中不曾忘记的男人。   霄光,成功男士。下海经商很早,摸爬滚打中积累了一些经验和经验。墟市上风风火火,生活中却是平平平淡。在别人的眼里霄光本来是侥幸的,三口之家,和和睦睦,儿子在读高中。直到妻子前年出预先,他以为自身很不幸。他的妻子一家公司业务员,在一次洽谈业务中不幸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卧床良多年。霄光这些年里里外外的赐顾光顾,也很苦。正处于男人的精神抖擞时期,不克不迭让自身的情感释放,实属一种痛苦。但霄光也不克不迭因为自身的希望而抛弃妻子。以是他把自身的情感封锁很严,心理全用在了事业上。直到那次雪晴到他公司采访中,才有幸意识了她。见到雪晴第一眼,霄光以为自身好像在那处见过,心里怦怦跳个不竭。他在问自身,难道这就是情投意合吗?   走进霄光宽阔亮堂的办公室,雪晴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那瓶野百合。心想霄总和自身一样也喜欢这野百合花。   “霄总,您好!我是卖力情感栏目的记者。听说您的事迹后,受领导委托,做专门采访。”霄光想,那算什么事迹,都是人情冷暖,没什么可夸耀的。雪晴很业余地和霄光攀谈起来。   “您可以

呐喊说是成功估客。是否是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墟市自得,情感得志。”霄光以为,雪晴这小丫头不会旁敲侧击,喜欢刀刀见血。   “这个问题,或是成功男人背后的心伤。有时候男人为了这个家,抛弃实足,就是想让家人能有一个暖和的安乐窝,随着自身的丈夫舒舒服服地过日子。”   “霄总的想法和做法,该当说是很有事实意义也很合乎婚姻的所愿。但往常大都男人不克不迭像您这样不遗余力为家期待。有了钱便找‘小三’,过着家里红旗不倒,内里彩旗飘飘的日子。”霄光再一次感觉这雪晴小小的年纪,会看透有钱男人的心理。但我霄光不做对不起妻子的工作,虽然他往常不克不迭过正常伉俪之间的生活。但也无怨无悔。   “雪记者,你说的很有代表性,但我霄光不会因为妻子成了植物人,而得到做人的准绳和良心。妻子对我有恩,当初,妻子家在城里,我家在村落,很穷。但父母仍是节衣缩食,供我念大学。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妻子走进我的生活,年迈貌美,妩媚动人。花前月下,林荫小路,都留有我们相爱的萍踪。我们曾在校园的一棵老树旁发个誓:此生在一起,白头到老。”雪晴听着霄光的娓娓道来,被他男人磁性的声音和浪漫的爱情经历所传染。   “那后来呢?毕业盘算呢?”   “毕业的前夜,妻子和我一起去了她的父母家。她父母都是高干。她家条件好,二层小洋楼,宽大的院套,绿树成荫,鲜花怒放。的确很羡慕,其实每个人都有虚荣心。见了她的父母,我真实是底气缺乏

不置能否,说话的声音也降了调。”   霄光妻子家。   “小伙子,看你自身条件不错。但你家是村落的,的确与我女儿有些不相称。”   “老爸,都什么世纪了,还讲究门当户对啊!我就看霄光好,有男人的腕。”   “什么叫腕?得有钱。没钱什么都玩不转。”母亲在一旁,不冷不热地插言。霄光以为往常自身不克不迭给妻子许愿什么,但我可以

呐喊经过历程自身的奋斗来获取我们想要的生活。   “叔叔、阿姨。我霄光愿以我的人格担保。为了我们的爱情,用自身的聪明才智,闯出一条致富的途径,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做好铺垫。”   “这鬼话谁都邑说,要害是面对事实。”霄光坐在华美堂皇的妻子家里,如坐针毯。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雪晴听得入了迷。   “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妻子掉臂父母支持,离家出走,和我在一起。”   “你妻子很了不起,为了自身所爱的人,可以

呐喊和父母一刀两断。”   “也不克不迭说是一刀两断。她父母看拧不过自身的法宝女儿,只好依着女儿。在我们贷款购房的时候,还赞助了我们十万元呢?”   其实,霄光和妻子毕业后一起加入工作,遴选一个都邑,一个单元,同一工种。但霄光为了自身能挣到大钱,让妻子过上更富有的生活,不肯安于现状的想法日积月累,也要用自身的实力证明给将来的岳父岳母大人看。   那年,他提出辞职,在佳耦的聘请下,加盟一家的金矿开发。这生意真是越转越大,从海内做到了国外,金钱的囊袋也越来越鼓。不仅还完了妻子家赞助款,而且还买一套比妻子家更大的别墅。侥幸指数猛增,生活就像芝麻着花节节高。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或人生不完满。平正霄光事业爱情比翼双飞的时候,妻子却涌现了意外,把霄光的生活齐全打乱。   雪晴被霄光的大度大爱冲动得不敢苟同,她要做一生中首要的遴选,赞助他渡过难关。   “霄总,您妻子目前的病症能否有转机吗?”   “惟恐概率很小,大大小小病院都看遍了,一直不后果。说白了,这植物人有多少能妙手回春的。”雪晴,面对面前生活中锤炼的男人,一种钦佩之情情不自禁。   “霄总,像您妻子这样的病情,或会在某一天能有好转。如果您相信我,我可以

呐喊赞助您。”   “怎么赞助?小丫头你还有什么高着儿吗?”   “我想,辞去目前的工作,为您妻子做专职保母。”   “雪记者,你这不是厮闹吗?我不同意。再说你的家人都邑支持的。”雪晴,虽然和霄光只有点头之交,但对霄光早已洞若观火。因为在不采访之前,雪晴已把霄光资料收集得满满。采访他,霄光的故事不只是他是事业中的强者而是一个人男人对一个植物人妻子的那种大爱和执着。她要做出义举,不是为了图名牟利,而是作为女人赐顾光顾女人更方便些,也是为霄光加重一些生活中的压力和忧?。   雪晴,把自身想说想做的,和家人一说,家里就像开了锅一样,众口纷纭,乱作一团。   “小妹呀,你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去那处侍奉一个植物人。”   “闺女呀,你可不要头脑发热,走错了路。”   雪晴的父亲,对女儿的爱不容分说,说进去的话也让人不寒而栗。   “雪晴,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想去赐顾光顾植物人,别怪老爸不客气,打断你的腿。”雪晴听了父亲的话了心里不但不恐惧反而越发邪乎。   “好啊,在您不打断我腿之前,我往常就走。”说着起家就要拾掇行囊。真正懂得小妹心理的哥哥说了话。   “老爸,老妈,依我看,小妹的想法也并不是异想天开。她是有心里豫备的。虽然我们不知道她采访中霄总的人格究竟怎么,但就从霄总几年来对植物人妻子的不离不弃就值得称赞。雪晴是被他的事迹折服了。遴选的是善事,我们全家就该当撑持和懂得。”   “仍是哥哥懂我。”雪晴搂住哥哥的脖子在屋里蹦个不竭。   “好了,小妹,遇到什么困难,跟哥应一声。   就这样,雪晴辞去了工作,自身来到了霄光的都邑,做起了霄光妻子贴身家庭保母。霄光,不推辞,让这个胜似自身“妹妹”的雪晴走进了他的家,走进了他的生活。霄光家的院落很大很宽阔,一副庄园的派头。屋内装饰得崇高华美。当雪晴走进这个既目生又要熟谙屋内的时候,她第一眼就看到落地窗前放着一盆野百合。雪晴情不自禁说—   “霄总,您也喜欢野百合吗?”   “雪晴,你也喜欢?”   “是啊,我也喜欢。”霄光和雪晴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我只想,让这淡淡的百合花能给自身怠倦心举办梳理,也能给昏迷不醒的妻子一丝暖和。”   “霄总,您很有生活情调。”   “什么情调啊,都老气横秋了。”   雪晴,推开霄光妻子的房门,看见霄光妻子目光呆涩,躺在床上纹丝不动。雪晴面对这样一个和自身不意识的植物病人,心里不那种目生和恐惧。霄光的妻子虽然说是植物人,但和真正的植物人还有所区分,有时候辩不定还有那末一点点意识。   “姐,我是雪晴。从今天起我要赐顾光顾您。雪晴我虽然不回天之力,但我会让姐每天都一个笑脸,姐也要对自身有信心。”霄光的妻子,眼睛直勾勾看着面前这位目生的女孩。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头不竭摇,默示霄光曩昔。霄光走曩昔,蹲在妻子床前。   “女孩叫雪晴,是专门来赐顾光顾你的。你要好好配合女孩。不要像我那样发性情。”   “霄总,姐还有性情呢?”   “有,上来劲,说不愉快就不吃不喝的。愉快的时候,冲着你笑。”   “霄总,真是难为你了!”   “雪晴,你先试着赐顾光顾。如果她不接受,也不屈身你。”   “霄总,您安心,我会努力做得让姐满意。”霄总下班去了。雪晴也不知道自身所说的满意度是多少。但在雪晴心里,想和这植物人疏浚,必需每天和病人经常说说话,到内里晒晒太阳,用语言来叫醒病人那死去的细胞。   “姐,我来推你到内里晒太阳吧!”雪晴想逐渐地把她扶起,可姐就是不配合,身子死死在床上耗着。累得雪晴满头大汗。雪晴边说边和姐聊天。下意识把双手伸进姐的腰部,一、二、三,一下子把姐抱起来,放在了轮椅上。   “嘿,姐你可真重啊!”雪晴,推着霄光的妻子到内里的花园里晒太阳。因为也有一段光阴没到内里了,霄光的妻子很不顺应,眼睛眯成一条缝。雪晴说。   “姐,你看内里空气多好啊,蓝天、绿树、花草还有小鸟的飞翔……”霄光的妻子逐渐地把眼睛展开,猎奇地看着这个久违的世界。突然,雪晴看见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的微笑。雪晴想,外物环境的慰藉会对病人很有好处。那天,雪晴把病人推到客厅那盆野百合面前。   “姐,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它叫野百合。它的花语和百合花一样。就是侥幸又将回来拜别拜别拜别拜别.百合的花语是顺遂、心想事成、祝福、崇高,还有那香水百合和白百合都有纯正之意。雪晴相信姐的病一定会好起来。”   接下来日子,雪晴每天都是这样推着她到内里晒太阳,陪她说话,给她讲故事,唱歌,让她看画报,这样一来二去,霄总的妻子病情不但不好转而且还想向好的方面成长。和她聊天的时候,还能敌对地拍板称谢。霄总的妻子也越来越依赖这个和自身很有缘的“妹妹。”   雪晴在赐顾光顾护士五光十色病人的历程中心细、耐性、还有体式格局。让霄总很是冲动。天然少不了照应的回报。   “雪晴,你看你也赐顾光顾我妻子有一段光阴了,她的病情也有所缓解,真的很谢谢你。”说着从包里拿出五千块钱给雪晴。   “霄总,您这是干吗呢?我是不请自来。我要是说来给您打工,会和您谈工资,但我不是。我就是自愿办事,看您和姐很难,以是才……   霄光看着面前比自身小几岁的雪晴,年迈标致,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心里不知为什么涌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素。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女孩,让自身遇上,而自身不克不迭有非分之想。我霄光再需要那种男女之间的事儿,也不克不迭……   “雪晴,如果说,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赞助的,你尽管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妹,我就是你哥。”   “嗯,霄哥,有首歌你听过吗?”   “什么歌……?”   霄光走进妻子的睡房,看着妻子面青唇白,精神焕发的样子,不知为什么眼泪顺势落下来……   雪晴站在睡房门口,依着门框,歌声犹如天籁—   “好像犹如一场梦,我们如斯长久

缺少的邂逅;你像一阵西风微微柔柔吹入我心中,而今那里是你昔日的愁容

功效,记忆中那样熟谙的愁容

功效……”   雪晴赐顾光顾霄光的妻子快一年多了,同在屋檐下,三人之间情感很巧妙。   在霄光妻子诞辰那天,雪晴做了经心地豫备,把家里布置的舒适浪漫,野百合布满客厅的每个角落。她也把霄光的妻子打扮得很得体。霄光下班回来拜别拜别拜别拜别,看见客厅的装饰就大白了!   “雪晴,谢谢你!我想的也是你做的。”   “霄哥,今天是姐姐的诞辰,让我们一起为她祝福吧!”   “我……我想也该弃世了!姐姐的病也逐渐快好了!”   “能不弃世吗?”   “不然到我公司来怎么样?”   “让我弃世推敲推敲。再说。”   雪晴走了,实足都显得很天然也很平平,但对霄光来讲,带走是他的思念和谢谢。他要去她的都邑去看她,去看一眼在自身人命中有过心动的女孩。   “雪晴,因为有你,我以为生活才有了意义,我妻子才有今天的愁容

功效。”   雪晴把手中的野百合送给霄光。   “给你‘野百合也有秋季’,是你的喜欢,也是我的最爱。”雪晴一冲动,把歌的名字说了进去。   目送霄光远去的背影,雪晴的眼睛湿润了……   相干专题:秋季 顶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